亡果app

2021年5月3日 未分类

索科夫给军犬连下达了增援北坡的命令后,担心敌人会对准备转移的方面军司令部不利,连忙拿起了桌上的电话,准备给赫鲁晓夫打个电话,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他。谁知他让通讯兵接电话时,对方却告诉他:“对不起,旅长同志,方面军司令部的电话线路暂时无法接通。”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索科夫有些急躁地问道:“为什么无法接通?”

“具体的情况不太清楚。”通讯兵被索科夫的态度吓了一跳,连忙向他解释说:“应该是那边的电话线路已经被切断了。”

“电话线路被切断了?谁有这么大的胆子,居然敢切断方面军司令部的通讯线路……”他刚说到这里,忽然意识到司令部可能已经开始转移了,连忙冲着报务员问:“报务员同志,呼叫方面军司令部,看是否能联系上。”

但报务员开始呼叫时,西多林走到了索科夫的身边,试探地问:“旅长同志,你是打算将这里的情况,向方面军司令部报告吗?”

“没错,我的参谋长同志。”索科夫点了点头,回答说:“敌人开始向北坡进攻了,一旦坡顶的储油罐被炮火击中,引爆了罐中的燃料,会引起灾难性后果。熊熊燃烧的燃料会顺着山坡流进伏尔加河,在顺流而下的途中,烧毁它们所遇到的一切……”

虽然索科夫没有明说,但西多林还是猜到对方是想向赫鲁晓夫他们示警,便提醒他说:“旅长同志,也许方面军司令部已经开始转移了,要向他们示警的话,只能派遣通讯兵了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对于西多林的这种说法,索科夫表示了赞同,他立即叫过一名通讯兵,吩咐对方说:“你立即赶往市百货大楼寻找方面军司令部,告诉他们,说敌人开始对马马耶夫岗的北坡发起了进攻。为了他们的安着想,请暂时停止转移。”

等前往方面军司令部报讯的通讯兵一走,索科夫又叫过了一名通讯兵,对他说道:“你赶到码头方向去找谢廖沙,让他立即把警卫连撤回来,到马马耶夫岗南侧的居民小区内展开搜索,看是否有我军的逃兵以及德国人派来的特务。”

…………

奥夏宁接到了索科夫的命令后,立即把一排长叫到自己的面前,带着几分兴奋地说道:“少尉同志,我们连进驻马马耶夫岗已经有一段日子,可每天待在坑道里无所事事,步兵旅的同志们想必对我们都有看法了。如今终于轮到我们来大显身手了,你听着,有二十多辆德军坦克,正冲向北坡的防御阵地,你立即率一排赶往北坡,协助那里的守军消灭敌人的坦克,让步兵们好好地看看,我们也不是吃闲饭的。”

“放心吧,上尉同志。”一排长在坑道里待了这么久,早就等得不耐烦了。听到奥夏宁所下达的命令,立即向他表态说:“我们绝对不会让敌人的坦克靠近高地的。”

俏皮美女闺房销魂夺魄

“一排长,你们在出发前,一定要仔细检查军犬所携带的炸药包。”在一排长离开之前,奥夏宁专门叮嘱他说:“坑道里潮湿,我们的炸药不免会出现受潮的情况,千万不能因炸药受潮,而影响到炸敌人坦克的大事。否则,军犬的牺牲就没有任何价值了。”

“明白,”一排长使劲地点点头,回答说:“在出发前,我会命令训导员们仔细检查军犬身上的炸药包,避免使用那些受潮的炸药包。”

军犬一排的三十多名训导员,在排长的带领下,沿着连接南北两坡的地道,来到了北坡,迎接他们的是第192营营长果里亚大尉。

看到军犬连的战士牵着军犬过来,果里亚连忙上前和一排长打招呼,对他说道:“少尉同志,可把你们盼来了。德国人的坦克如今距离高地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了,我带你们进入出击阵地的吧。”

为了方便炸毁德军的坦克,在高地脚下有十几个单兵掩体,是专门供军犬训导员和军犬藏身用的。果里亚带着军犬一排的战士来到坡底的一个出口,指着前方对一排长说:“少尉同志,你们的出击地点就在那里,需要我带你们过去吗?”

“不用了,大尉同志。我们可以自己过去。”一排长看那些单兵掩体距离出口不超过三十米的距离,便笑着对果里亚说:“谢谢您给我们引路。”

果里亚伸手和对方握了握手,态度诚恳地说:“祝你们胜利!”随后便转身走回了坑道的深处。

等果里亚一走开,一排长蹲在洞口前,举起望远镜朝远处望去。只见二十辆坦克分成两排,正气势汹汹地朝北坡而来,坦克的后面扬起一片烟尘和尾气的黑烟,使更远处的步兵队列变得若隐若现。

见敌人的坦克和步兵相距很远,一排长松了口气,他扭头冲着坑道内的训导员说道:“同志们,德国人有二十多辆坦克,但这算不了什么,平均下来,我们一人还分不到一辆呢。我现在命令,各班依次进入外面的单兵掩体,等德国人坦克进入三百米范围后,就立即让军犬出击,去炸毁它们。明白了吗?”等他的部下轰然答应之后,他又接着说,“一班先上。”

德军坦克轰隆隆地驶过了环城铁路,进入了步兵旅敷设的雷区。但令人遗憾的是,这里埋设的都是步兵雷,虽然不停地响起爆炸声,但对德军的坦克所造成的伤害却微乎其微。穿过了雷区后,德军的坦克又将一道道铁丝网碾在了履带之下,为后面的步兵开辟出了通道。

见敌人的坦克距离自己只剩下三百多米,一班长果断地下达了出击命令。随着命令的下达,十二条军犬跃出了单兵掩体,闪电般地冲向了远处的德军坦克。

…………

索科夫分别向方面军司令部和警卫连派出了通讯兵之后,自己来到了北坡半山腰上的工事里,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趴下,然后举起了望远镜,他想亲眼看看军犬是如何炸毁德军坦克的。

看到军犬从单兵掩体里跃出,闪电般地冲向了前方时,索科夫的心里暗想:一次出动十二条军犬,怎么也能干掉敌人七八辆坦克吧。但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他大跌眼镜,军犬并非像他想象的那样,一条去对付一辆坦克,而是两三条,甚至四五条军犬同时冲向了一辆坦克。

过了片刻,他看到最新出击的那条军犬,钻进了德军一辆四号坦克的下方。在短暂的停顿后,先是看到坦克从底部冒出一团火,迅速地把坦克车身包裹了起来,随后他才听到轰隆的爆炸声。

接着,又有四五条军犬分别钻进了不同的坦克车身下方。在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过之后,那些倒霉的坦克也开始燃烧起来,不过并不是每辆被炸毁的坦克,都立即停在那里燃烧,还是一辆冒着熊熊烈火的坦克,还在原地转了一个圈,试图开回他们的出发阵地,然而并没有开出多远,就再也开不动了,停在原地开始燃烧。

十二条军犬,炸毁了四辆坦克。索科夫有些哭笑不得地想:三条训练有素的军犬,才能炸毁一辆德军的坦克,这样的交换比真是太出乎自己的预料了。

没有遭到攻击的坦克,察觉到自己的同伴被击毁了,连忙停在了原地,用坦克炮轰击训导员藏身之地,试图将他们消灭在那里。与此同时,远远落在后面的步兵,也加快了脚步,赶过来支援前方的坦克。

索科夫看到不远处就是一个土木掩体,连忙弯着腰走了过去。这里是一个观察所,里面的战士见索科夫闯进来,连忙挺直身体向他敬礼,并报告说:“旅长同志,我们正在观察敌情,请指示!”

“请继续吧。”索科夫说着,走过去拿起挂在墙上的电话,让通讯兵接通了军犬连。一听到奥夏宁的声音,他就大声地说:“上尉同志,你怎么还待在坑道里,难道你不想看看你们最忠实的战友,是如何消灭敌人的坦克吗?”

奥夏宁是一个守纪律的人,虽说他迫切地希望能亲眼看到军犬的战斗,然后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,他却不敢随便离开坑道半步。此刻听到索科夫让他到战壕里去,立即响亮地答应一声,扔下话筒就跑出来了。

奥夏宁在观察所找到索科夫时,正好是第二批军犬出击。看到这些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军犬,接二连三地冲到敌人的坦克下面,在爆炸声中,与坦克同归于尽时,他的眼圈不禁红了,鼻子也感到一阵阵发酸。

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索科夫说话的声音:“上尉同志,第一拨军犬,炸毁了德军四辆坦克;这第二拨的战果稍微好点,炸毁了五辆坦克。24条军犬才炸毁了九辆坦克,这样的交换比对我们来说,是不是太吃亏了?”

那些停留在观察所的战士,听到索科夫这么说,心里不禁暗自犯开了嘀咕:要是派步兵去炸毁九辆坦克,至少要牺牲一个排的战士,如今只损失了24条军犬,也值得大惊小怪么?

奥夏宁一脸茫然地望着索科夫,不解地问:“旅长同志,我不明白您的意思。”

“刚刚那一拨军犬出击,想必你也看到了。”索科夫痛心地说:“几条军犬同时去炸一辆坦克,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?要是每条军犬都各自选定一个目标,它们所取得的战果,是不是能更多一些。”

“旅长同志,你所说的那种情况,也是能做到的。”奥夏宁观察了一会儿战场后,对索科夫说道:“再训练有素的军犬,也无法和人相比,它们不懂得如何选择目标,因此才会出现几条军犬攻击一辆坦克的情况。”

索科夫从奥夏宁说话的语气中,听出对方似乎有什么应对措施,便好奇地问:“这个问题,有办法解决吗?”

“有的。”索科夫原本只是抱着侥幸心理,随后那么一问,没想到奥夏宁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:“是一排长指挥失误,他不应该让军犬以班为单位出击,而是应该采用单犬或双犬出击的,这样就能提高摧毁德军坦克的数量。”

对于奥夏宁的这种说法,索科夫觉得还是很有道理。单犬出击,它会直奔目标,并将其炸毁;就算双犬出击时,两条军犬都冲向了同一个目标,那么也不过是两条军犬换一辆坦克,也比刚刚四五条军犬换一辆坦克划算。在马马耶夫岗这里,军犬是一种消耗品,由于用完了就得不到补给,因此要合理使用。

没等索科夫说话,奥夏宁又接着说:“可惜这里没有电话能直接联系一排长,否则我会命令他采用单犬或双犬出击的方式,去对付德军的坦克。”

听了奥夏宁的这番话,索科夫的心里很明白,就算自己派人去通知一排长,采用单犬或双犬出击的方式,去炸毁德军的坦克,也来不及了。他正这么想着,看到第三拨军犬又跃出单兵掩体,冲向了敌人的坦克。一连串的轰隆声过后,又有三辆坦克开始燃烧起来。

德军坦克手可能做梦都没想到,苏军居然会采用军犬炸坦克这种战术,为了防止遭受不必要的损失。德军指挥官果断地给坦克下达了命令,让它们立即撤退。得到撤退命令的坦克手们如蒙大赦,驾驶员连忙把坦克重新发动起来,采用倒车的方式向后退。

德军的第一拨进攻,就因为遭到了反坦克军犬连的阻击,在损失了十二辆坦克之后,垂头丧气地撤回了出发阵地。

看到敌人撤退,索科夫如释重负地吐出了一口浊气,他对奥夏宁说:“上尉同志,德国人虽然撤退了,但他们很快会再次卷土重来,你立即把二排也调到北坡去。记住,一定要让他们采取单犬或双犬的出击战术,争取消灭更多的德军坦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