萝卜视频官网

2021年5月3日 未分类

程达觉得明静有些怪,不停的在偷窥贾平安。

别人偷窥贾平安也就罢了,他一个内侍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

他假装起身,走过贾平安身边时,微微跺脚。

这个暗号给的不错,贾平安抬头一看,明静正在盯着自己。

程达出去,贾平安没好气的道:“我不喜欢太平。”

明静心中的感激瞬间消散大半,“我只是感激你罢了。”

“那就来些实惠的。”

贾平安看看她,皱眉,“你身无分文。”

有这么歧视人的吗?

明静摸摸钱袋,“我还有十二文钱。”

可怜的女人。

贾平安开始掏钱袋。

乌黑长发美少女甜美笑容清新气质居家写真图片

最近明静花销比较大,主要是花在了采买上,经常带着一堆东西回去。

贾平安这是想接济我?

果然,这人大气!

贾平安掏出了一文钱,随手扔了过去。

明静接了,然后大怒,“才一文?”

“一文也是钱。”贾平安伸手,“不要便还我。”

你在想屁吃!

明静把一文钱握住,冷笑道:“你想早退。”

这个女人竟然已经察觉到了我早退的规律?

果然是狼子野心!

贾平安信口道:“最近治安不好,我得去巡查一下,包东!”

包东急匆匆的赶来,“武阳伯。”

“走,去巡街!”

贾平安随手把横刀取下来,大步出去。

“不给钱,回头发现你偷懒就告诉陛下。”

这个女人好毒……而且还喜欢买买买,经常把自己弄成月光族。

贾平安随手弄了一小块银子丢回去。

“哈!银子!”明静欢喜的道:“回头去采买。”

贾平安和包东出了百骑,贾平安见墙壁上多了一横。

那个死卧底寻我作甚?

他回身道:“明静得了我的钱,你只管回去。”

包东止步,对雷洪说道:“明中官来监督百骑,可渐渐的竟然就松缓了,可见武阳伯的感召力。”

雷洪扯扯脸上的抚须,“那是因为武阳伯做事问心无愧。”

包东一怔,良久点头,“是,武阳伯虽然看似懒散不羁,可对咱们,对公事都从不轻慢,这样的人,难怪明中官都不怎么热心监督。”

包东又想了想,“我觉着……兴许还有武阳伯才华横溢,让明中官心软的可能。”

……

“写字,要紧的是全神贯注,你单腿而立,这便分心了。”

“你看看,你这个万字……”

“比你的好。”

郑远东坐下,叹息一声。

这就好比看到妹纸打篮球,把篮球卡在了篮球架上,你牛笔哄哄的上去,“闪开,我来!”

这个比一定要装好啊!

你一跃而起……

再次跃起……

第三次……

你气喘如牛,满面羞红,篮球依旧在架子上。

妹纸轻轻一跳,就把篮球捅下来,让你无地自容。

郑远东现在就是这个心态。

“武阳伯,久违了。”

正在难堪的时候,贾平安来的恰到好处。

死卧底,我可是为你解围了啊!

“奴先告退了。”

许多多很有眼色的告退。

郑远东马上板着脸。

“老郑我知道你有些尴尬,别这样,我不会嘲笑你,哈哈哈哈!”

贾平安捧腹大笑,“没装成,哈哈哈哈!”

郑远东的脸黑了。

“先前我听到褚遂良说……他们在弄张赛。”

崔敦礼从兵部离开后,兵部便成了几方角力的地方,一个侍郎的空缺引得无数英雄尽折腰,现在看来,张赛的可能性很大。

“张赛是陛下的人。”郑远东毫不犹豫的泄露了这个机密,当然,连褚遂良都知道了,这事儿保密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张赛……要做什么?”

贾平安有些尴尬,觉得自己的消息竟然如此不灵通。

“你没有关注时事?”郑远东皱眉,“这很糟糕,一个官员不关注时事,迟早你会因此犯错。”

你这样子真的像是领导……贾平安觉得自己是该检讨一下最近的懒散。

“张赛如今是在礼部做郎中,据闻……颇得许尚书的看重。”

郑远东说的有些勉强。

看来这位张赛在礼部和老许不怎么和睦,多半也是看不起奸臣许的人之一。

“那些人既然要动,那便是拦截。拦截最好的法子……王琦善于栽赃……”

郑远东在分析。

“我在长安。”

郑远东抬头,欲言又止。

是啊!

贾平安在长安,王琦吃过几次亏,这次会不会选择别的法子?

“武阳伯,此事若是被他们得手,对陛下的威信是一个打击。”

郑远东神色肃穆,仿佛自己对李治忠心耿耿。

李治的威信和我没关系,而且他也不需要威信,任何觉得他是好脾气的,最终都死的很惨。

贾平安沉吟着,“此事你先禀告给陛下,随后看陛下的意思。”

郑远东楞了一下,“你不想主动出手?”

“我主动出手,对你有何好处?”贾平安觉得老郑做卧底太久了,竟然忘记了卧底守则,“到时候他们会怀疑消息泄露。”

最后找到你这个死卧底,把你种荷花。

是了!

郑远东觉得自己舍生忘死太久,竟然忘记了卧底的危险。

晚些他回到了住所。

叩叩叩!

白白的胖子进来,笑容可掬的道:“辛苦了。”

“我打听到了消息,他们准备对张赛动手,阻截他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白白的胖子走了,郑远东觉得自己还算是机警,把恰好听到的消息说成是打听到的。听到和打听到,看似只是差了一个字,但内涵却天差地远。

听到是顺势,是运气。而打听到却是努力,是辛苦。

“这样的日子,何时才是个头?”

李治得了消息后,冷笑道:“上次他们被清理了不少人,这是心急了。”

他负手而立,晚些去了武媚那里。

“朕的人准备调动,有人准备拦截,你说该如何?”

不知从何时起,李治就喜欢带着问题来到这里,虽然许多次他并未采纳武媚的意见,但却有些轻松的感觉。

武媚毫不犹豫的道:“当然要打回去。”

说完她低头看着画册。

卫无双腿长,苏荷娃娃脸。腿长的作为女人的角度来看不怎么样,还是上下匀称最好;而娃娃脸一看就欢喜,平安每日见到了这样的妻子,想来心情会很好吧。

哎!

操不完的心呐!

武媚在琢磨,良久抬头,发现李治也在看着画册,就赧然道:“倒是忘记陛下还在这了。”

李治指指画册,“这是看什么呢?”

“给平安相看娘子。”

“这些女人……可要朕给他寻一个?”

这可是恩典。

可武媚毫不犹豫的婉拒了,“平安农家子出身,娶贵女不合适。”

“也好。”李治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但心中却极为满意。

等人走后,邵鹏说道:“昭仪,其实有的贵女也不错。”

武媚毫不犹豫的道:“可平安更不错。”

当咱没说……邵鹏闭嘴。

晚些,王忠良去了百骑。

“有人准备拦截礼部郎中张赛,陛下令百骑查探,破坏对方的谋划。”

“领命。”

贾平安迅速答应,接着去了礼部。

“小贾!”

许敬宗很高兴,一迭声叫人去煮茶来。

贾平安不见外的径直坐下,“许公,接下来的话需要保密。”

许敬宗微微皱眉,“说吧。”

“张赛此人许公可熟悉?”

“那个贱狗奴!”许敬宗毫不客气的骂道:“整日就装清高,见到老夫也是板着脸。”

清高……

清高之人要么有道德洁癖,要么就是把清高作为面具。

张赛是哪一种?

“请他来吧。”

老许带着情绪化的描述让贾平安没法判断张赛的性格。

许敬宗嘟囔道:“小贾你搭理这等人作甚?”

“陛下的交代。”

“来人!”许敬宗的脸上马上浮现了忠心耿耿,一腔正气。

“叫张赛来。”

老许的代入法越来越出色了。

许敬宗和他聊了些近况,有些关切的问道:“你不小了,该成亲了,老夫亲戚家中有极为出色的小娘子,今年方十三……”

不要脸的老许!

“下官张赛,见过许尚书。”

许敬宗的脸一下就冷了,淡淡的道:“有人寻你有事,老夫先出去。”

张赛站在那里,等许敬宗走后,平静的问道:“武阳伯寻老夫何事?”

这人果然清高。

“陛下吩咐。”

张赛马上束手而立。

假清高,真面具!

贾平安说道:“最近有人会寻你的把柄,我问你,你可在外养有女人?

张赛冷冷的道:“这是对老夫的羞辱!”

好吧,这人还有道德洁癖!

贾平安再问,“可曾贪腐。”

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张赛,“我的问话你必须照实说了,否则你死了也是白死。”

张赛的面色微微一变,“是那些人?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贾平安没有耐心了,“告诉我你的问题,足以让你声名扫地,丢官贬职的问题,否则此事若是失败,与我无关。”

他觉得这段话很顺溜,就像是那些警察抓人前的告诫。

张赛毫不犹豫的摇头,“老夫一身正气,两袖清风,并无问题。”

贾平安起身,张赛的手动了一下。

你有本事再清高一个给我看看!

贾平安皱眉。

他这是要逼迫我低头?张赛却不知为何,但……

长孙无忌等人要对老夫下手,若是不低头,贾平安会阳奉阴违,到时候老夫倒霉与他何干?

张赛拱手,“多谢武阳伯。”

贾平安淡淡的道:“做人,还是要诚恳些才好!”

他这是说我是伪君子?

张赛面色发红,刚想发作,却忌惮贾平安会私下坑自己,那脸色忽青忽紫的。

他转身,许敬宗就站在外面,面色平静。

张赛的嘴唇动了动,什么话都没说,随即离去。

“小贾。”

贾平安和张赛无冤无仇,却突然怼他,那便是为了老夫……许敬宗觉得眼睛发涩,“小贾……”

贾平安认真的道:“许公,我认为你是个真正的君子。”

和那些伪君子相比,贾平安更喜欢真实的老许。

……

随后百骑出动。

“盯着王琦那伙人,盯着张赛一家子。”

随即这事儿贾平安就丢下了。

因为卫无双来了。

“无双。”

卫无双皱眉看着他,“有人说你要娶世家女,引得昭仪动怒。”

这谁干的?

贾平安怒了,“没这回事,无双你放心。”

“我只是告诉你,免得你措手不及。”

卫无双临走前说道:“还有,我放什么心?你娶谁与我无关。”

“那你脸红什么?”

一般人听到这话都会下意识的摸摸脸……卫无双就摸了。

“真红。”

一摸脸,心中就会生出不打自招的感觉。

然后怒火啊!

呯!

贾平安被一腿撂倒。

果然,力量很小。

贾平安哼着歌,晚些下衙回家。

刚到家,就见杜贺灰头土脸,但却极为兴奋。

“郎君!”

杜贺兴奋的道:“今日好些人来说媒,大多是有背景的女子。”

贾平安这才知道卫无双让自己小心,免得措手不及的意思。

“合着我还很抢手?”

“非常抢手!”

杜贺得意的道:“那些都说了自家小娘子的好处,王娘子都听傻了。”

贾平安不在家,表兄不在家,那么唯一能出面的便是表嫂王氏。

“以后都拒绝了。”

富婆,我不想努力了……贾平安有些小心疼,“我这个海王,终究还是要放弃这片森林。”

“海王是什么?”

杜贺不解,王老二说道:“海王,多半是海里的王吧,海里浪多,浪啊浪的,便浪成了王。”

徐小鱼艳羡的道:“那我何时能去浪一浪。”

杜贺和王老二齐齐看他一眼,然后摇头。

“你这等去了,只会被淹死。”

“那郎君为何不会?”

“郎君……郎君水性好。”杜贺感慨道:“换了别人有这等美事,早就喜上眉梢了,郎君却毫不犹豫的拒绝,可见意志坚定,视富贵如浮云,否则娶个贵女能省许多事。”

王老二点头,“郎君本就不是一般人。”

吃饭时,鸿雁和三花又在暗中眉来眼去的。

贾平安只是看热闹。

吃完饭,他要散散步。

“郎君。”

鸿雁跟在身后,终于忍不住上前问道:“我可是很笨?”

是啊!不但笨,而且还莽撞,整日不是被磕碰,就是去磕碰。

但这个女仆很忠心,基于此,贾平安觉得该给她个安慰,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,比如说你,你的长处便是忠心耿耿。”

是啊!

郎君觉得我忠心耿耿!

鸿雁喜滋滋的溜了。

她去后面寻到了三花,得意的道:“郎君说我忠心耿耿。”

三花心中微叹,觉得自己想要获取郎君的信任道阻且长。

但作为曾经的高丽闺女,我不会放弃。

她昂首道:“你也只剩下了忠心耿耿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三花淡淡的道:“夸你呢!”

“哦,谢谢你。”鸿雁是个善良的女仆,见三花一脸落寞,就安慰道:“其实你很漂亮。”

她竟然承认我漂亮?

三花抬头,眼中有些欢喜之色。

她一直担心自己的美不是大唐男儿喜欢的类型,所以才有些纠结。鸿雁竟然说她漂亮,那想来便是真漂亮。

我一定要让郎君动心!

这一刻她信心满满。

“真的?”她再问。

鸿雁点头,“真的。”

好妹纸!

三花觉得自己可以在得势后让鸿雁来伺候自己。

鸿雁补充了一句,“只是别人更漂亮。”

三花的脸瞬间黑了。

贾平安晚些进来,见三花黑着脸也不管,径直去了书房。

他在书房里看着家中的账册。

既然要准备成亲,那么家底也得好好的盘一盘。

毫无疑问,火星湾和城外的贾家庄都是传给子孙的固定资产,最有价值的传家宝。

而挣钱最多的长安食堂估摸着能成为百年老店,为老贾家提供上百年的收入。

这些是大头,能让他养活妻儿。

最后便是俸禄,这个不看也罢。

我是个有些小钱的权贵了。

贾平安笑了笑。

那些世家门阀和权贵的财力能碾压了他,但他却年轻,有漫长的岁月来发展贾家。

所以,我不急啊!

他心中美滋滋,起身准备睡觉。

出了书房,他仰头看看看天空,月亮隐藏在乌云之后,黑麻麻的。

“月黑风高……杀人夜啊!”

贾平安就摸黑往卧室去。

转过一个拐角时,他看到前方有个黑影,矮矮的,还在一抽一抽的动。

卧槽!

这是什么鬼?

贾平安浑身汗毛倒立,刚想上去一脚,那黑影猛地起来。

“见过郎君。”

娘的!竟然是三花。

“这大晚上的,你蹲在这里作甚?”

三花吸吸鼻子,“郎君,奴想家了。”

你爹被泉盖苏文用战马拖死在王宫前,一家子都没了,你还想什么?

贾平安没说话,三花抹了一把泪,“泉盖苏文还在,也不知他何时死。”

反正不是被你弄死……贾平安很平静的道:“国家大事,你问了作甚?”

三花楞了一下,福身,“奴孟浪了,郎君恕罪。”

“歇息吧。”

贾平安进了卧室,鸿雁悄无声息的来了,“郎君,三花在哭,说什么要弄死谁。”

“泉盖苏文。”

“咦!郎君竟然知晓?”鸿雁嘀咕着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上,三花恢复了正常,甚至和鸿雁之间依旧眉来眼去,一路火花四溅。

百骑。

“张赛为官清正,并无劣迹。”

这是包东带人查来的结果。

“家人。”

贾平安在看消息,没抬头问道。

“张赛的儿子张跃认识不少人。”

贾平安放下消息,“他的妻子。”

包东诧异的道:“张赛的妻子乃是内宅妇人。”

这个时代的妇人可不是后世能伙同自家老公一起贪腐,甚至是鼓动自家老公贪腐的那等人,大多都在后宅蹲着。

呃!贾平安觉得自己搞混了,“其他人呢?”

“其他人并无劣迹。”

“再查张赛和张跃,另外,王琦他们有何动向?”

“他们的人明着的没什么动静。”

如此,就说明小圈子不能明目张胆的拦截张赛的升迁,只能暗中动手。

“盯住。”

贾平安皱眉,“此事要想阻截,唯一的可能便是张赛的身上有把柄,或是他的家人。张赛说自己一身正气,可我看着却是一身骚气,难说。他的儿子可看过?”

许多时候,你一眼看去,就能断定这人的性格。比如说跋扈,矜持,或是不屑一顾。

包东回想了一下,“很是洒脱。”

“张跃在何处为官?”

“在国子监读书,咱们的人不好去打探消息,容易打草惊蛇,再说……也进不去。”包东有些悻悻然。

还是贵族学校的学生,同学都是非富即贵,这样的人……

想了解一个人,最好的法子是了解他身边的人。

贾平安悄然去了国子监。

“陈司业,久违了。”

国子监司业陈宝的儿子陈翔便是贾平安的学生之一,整日和人渣藤他们厮混。

“武阳伯。”陈宝的眼中多了些冷淡,却起身拱手。

没办法,儿子在人家的手下,得罪了贾平安,回过头陈翔就得倒霉。

“陈翔很是勤奋……”

贾平安说了一番陈翔的情况,随后话锋一转,“我来此是有事相求。”

“武阳伯请说。”

儿子的先生,不帮忙就是不近人情。

“国子监有个学生叫做张跃,父亲是礼部郎中张赛,我想打听张跃的情况,学业和平日里的情况都要打听。”

这事对于外人而言难上加难,可对于陈宝而言就是顺手人情。

“好说。”

陈宝随即叫了两个张跃的同窗来,一阵呵斥,说他们读书如何如何不努力,然后等他们惶然不安后,才问了张跃的情况。

“……张跃喜欢赌钱,输赢不小。”

卧槽尼玛!

张赛,你这个伪君子!